小英雄/凹凸/奥特曼/fgo。主雷安,爆轰,爆豪绿谷友情向,赛梦,空艾,jo,周迦,黄金三耙友情向

雷安随笔。

安迷修经常做的梦里,云和雨缱倦相拥,风在耳边呼啸,他站在山顶,俯瞰万顷森林,河海壮阔。


有一些习惯,那是令人心酸又尴尬的,例如安迷修在遇到情况时,总是会先唤出来双剑,那握在手里的感觉是极好的,他绘忍不住迷恋,恨不得无时无刻都握着,但他现在却没有理由再去享受了,只能在回忆里摸索,渴望寻到一丁半点儿的宽慰,却是徒劳。

他忘记了沉在阴沟中的往事,即便是不堪,甚至带着天真,又污秽,却是足够温暖的,能够安抚安迷修的内心 ,可如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,现在的安迷修一点温柔都不肯再施舍,他冷眼相待杀戮,取笑那些满腔热血的人 ,也再也没有碰过那对剑了,安迷修说,那是在向从前的自己告别。

血液沸腾的感觉他已经记不得了,兴许是骨子里那份正义都被磨灭了。好古怪,他那红红的眼眶,蓄着好烫,滚烫的眼泪,好像留下来的时候会烫伤脸颊,留下一道丑陋的疤痕。

安迷修虽然变成了这样,但偶尔还会有一些情绪波动,是在他回念有关雷狮的过往。几乎没人晓得安迷修的过去,只知道他是神使,是赢家。

雷狮,雷狮。安迷修在的指尖在唇角摩挲,那名字在口中悠悠辗转许久才道出。暴戾恣睢如他,那双绛紫色眼眸像漩涡一样,安迷修陷进去之后,就再也没出来过。安迷修和雷狮从怨恨,到相爱,像戏剧般教人向往。他们纠缠不休,互殴,互相舔舐痛处,还要接吻。

但在最后,却是安迷修亲手了结的雷狮。

那份感情从未如此强烈过。安迷修不明白,究竟是谁输了。他竭力抱住雷狮的躯体,尽管布满血污和伤口。狂风卷着风沙,他不顾一切大吼,试图将雷狮叫醒。此刻仿佛全世界都是寂静的,唯有那撕心裂肺的,好似乌鸦的嘶哑鸣叫的哭喊,安迷修的心脏从未如此痛过,直到喉间被浓稠的血堵塞,他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,才堪堪罢休。安迷修将双剑埋入土壤里,他眼眶红肿,但是模样却不是脆弱。雷狮的眼睛再也没睁开过,过了很久,安迷修想起雷狮,好像惋惜,便会说,他也不曾再见那般漂亮的颜色了。

那一天,安迷修葬送了两个人,雷狮,和他自己。

夕阳把影子拉的长长,安迷修独自走在宽阔的路上,他抬头看了看橙红色的光,胳膊下意识朝旁边挪去,却什么也没碰到。安迷修低头,雨来的毫无征兆,雨水低落在地,逐渐形成一个小小的水潭,安迷修看着自己的倒影,是失魂落魄的模样。阴翳迟迟不肯散去,安迷修依旧漫步,不顾风雨,因为他想,他的身边总应该还有一个人是陪在身边的。

今天早上安迷修说他做了好长的一个梦,他慢慢悠悠的,竟恢复了往日的几分光彩。安迷修说,梦里他还是挥舞着双剑的少年,可以肆无忌惮,可以笑,可以闹。他有意无意间,遇见雷狮,口出狂言与他大干一架后,等累了,再享受温柔缠绵。

赛梦短篇。

十分,十分,十分短。

他想起以前,怀念那份感情,并肩作战的日子,不离不弃的守候。

那时候梦比优斯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,初来地球对所有新鲜事物也是懵懵懂懂,当时心中无非坚持这一个信念,而那个信念也是支持他一路走来的动力,和guys的大家一起作战,那些愉快的,悲伤的,舒心的,痛苦的那些事,都是他成长的经历,更是珍贵的回忆。

“未来。”

“...我没关系。”

诸星真看着身边的人低了头,像个孩子般逞强擦眼泪,这模样叫人心疼,而自己无能为力。他忽然想扇自己一耳光,明明喜欢的人就在眼前,他悲伤弥漫心头,自己却做不了什么吗。

“以后我来陪你。”

那时候全世界都寂静了,唯有他二人。异想天开?不,他要拿实际行动来证明。诸星真紧紧握住日比野未来的手,两人掌心相贴十指相扣,倏然间微风拂过眼角,那温度惹得他鼻腔酸楚,似凛冽寒冬之中的焰火,足以融化玄冰,唤醒沉睡已久的暖春。城市不在喧嚣,诸星真开口道,声音不大却格外坚定,他说,他要握着日比野未来的手,一辈子也不松开。

赛梦短篇。

第一次写这类型的同人,请见谅。

“小心!”

说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殷红的射线朝梦比优斯袭去,他已经最好硬扛的准备了,可几秒后仍没有预想中的疼痛,只有熟悉的身影飞扑而上,接下了原本该是自己所受的激光。

“赛罗!!”

虽然赛罗伤势不重,而且立刻就送去银十字医疗中心救治,但梦比优斯心里仍然过意不去,他有些不理解,为什么赛罗要替他挡下那一击,害得他自己受了伤。梦比优斯有些难过,更多的是愧疚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在想一些事情。”

泰罗劝梦比优斯要不要去检查一下身体,自从上次大战之后,他就时常心不在焉,而且有嗜睡的势头。梦比优斯婉言拒绝,推辞为自己最近是太累,休息几天就好了,既然当事人说没事,泰罗也便没有多问,他一向疼爱这位弟子,于是特批梦比优斯休假几天,并联系了希卡利,而他本人也十分乐意带梦比优斯出门转转,只不过被拒绝,这位新生战士并不想麻烦谁。

“不用特别叫希卡利了,我一个人就可以。”

谁能想到出去散心都能碰上怪兽。梦比优斯竭尽全力也不敌对手强劲实力。他瘫倒在地上,再也站起来的力气,左手紧紧握拳,即便万分不甘,也无法扭转如今局势。滚烫的岩浆喷发,灰色的浓烟就飘渐远。梦比优斯干脆闭上眼,等待死亡的降临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而迎接他的不是预想中的锋利剑刃,却出乎意料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,一个绝对安全,令人安心的壁障。

“你这样不行啊,本少爷可不能每次都及时赶到。”

“...赛罗。”

没想到又被他救了一次。光此刻凝聚成一道线照在他的身上,冰斧闪耀,意气风发。梦比优斯耳畔边响起了他的声音,年纪轻轻却有所作为,那时拯救了整个光之国。赛罗的肩膀很宽厚,足够梦比优斯把整个脑袋都靠在上面,他伤痕累累,疲倦感如潮水冲刷脑海。梦比优斯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,他很想闭上眼,但身边还有小辈,梦比优斯有些不好意思,但赛罗不以为然。

“走了,该回家了。”

那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。赛罗不顾梦比优斯挣扎,将他整个人抱起来紧紧搂着,生怕他出了什么岔子,意外的可爱。梦比优斯最后也不再挣扎,任由自己躺在赛罗的臂弯里,耳边传来轻声呢喃,而他现在昏昏沉沉的,也只是胡乱的点头,内容浑然不知。

“以后不许逞强,答应我。”
“嗯。”

“为了你的安全,你要和我在一起。”
“嗯嗯。”

“真的假的,我可当真了。”

梦比优斯一个劲的点头,他相信自己的好侄子肯定不会害自己,而如今回想起来,他感觉当时就像被拐卖了一样。

“我可是你小叔。”

“那又如何。”

梦比优斯彻底败下阵来,他和这位光之国最强的年轻战士对视许久,终究被他那充满爱意的炽热目光打败。赛罗向来是行动派,他上前一步搂住梦比优斯的腰,两人拉近距离,此刻近乎能感受到对方强有力的心跳了。这下可好,弄得梦比优斯红了耳尖,赛罗则是面不改色,可他那小心思谁都知道,藏都藏不住。

“赛赛赛罗...!!”

“安静。”

闻言梦比优斯无奈乖乖闭上了嘴,他站在那,双手紧紧握成拳,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或许是甜蜜,亦或是肝肠寸断。即便是在光之国,在这个乌托邦,宇宙中仍有战争发生,而自己身为战士,常经历腥风血雨,刀光剑影,炮火连天不过家常便饭,指不定哪天一命呜呼,不愿意辜负了某人,又怎么敢许下这般重诺呢。

“...。”

缄默无言。梦比优斯所担心的成为枷锁禁锢两人,而并非战火。赛罗是聪明人,他一把把梦比优斯抱进怀里,弄的梦比优斯有些手足无措,他总觉得要是陷在这样的温柔之中,那么在接下来漫长的岁月里,自己无论如何也脱不了身,而顺从也不是,可出乎意料的又不想挣扎。心思太过细腻偶尔也是坏事,纵然梦比优斯所渴望的就在眼前,不过他不敢触碰,那团光太过温暖,太过明亮。

“梦比优斯。”

赛罗想,他一定是用尽了这辈子都柔情。天阴晴已定,赛罗感觉怀里的人颤抖,出于惊喜,或者是害怕,他的头抵在梦比优斯的肩膀上,双臂将他又拥紧了几分,无需酝酿斟酌,话脱口而出,明明声音很轻,却坚定无比,像春风拂过荒原,像闪耀钻石,足以湿润眼眶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...啊。”

涂一个眼睛...。格瑞和安迷修。

强行一张雷安...本来想画私设安,就是那种对外人狂妄自大,桀骜不驯,恣意乖张...但是内心脆弱,会因为一点感情上的小事情就哭,眼角经常是红红的,偶然会犯迷糊,喜欢拥抱和亲吻的安迷修。

安凯短篇。

写给自家凯莉小宝贝的。
血族和血猎的设定。
她很耀眼,是深陷泥沼的星。

地狱十七层,第十八层她。

水要吞没落日了。影被拖长,石砖不平,我靠在墙上,光影斑驳中我看见过路人步履匆匆,我明白,吸血鬼即将来临,厄运将至。他们的温度是雪原极寒,冰霜下暗流涌动,阴风怒号。我深知,那是火融化不了的坚冰,正如同她海蓝的眼眸。

曾有人说,若她黯淡,那世间一切都不再被压制,都要大放光彩。

凯莉,我偶尔会念起她,喊她的名字。血族的唇是殷红的,獠牙擅长刺破皮肉。迷恋血的味道。她和我不同,她是罪恶,不可赦免,而我是血猎,一个劲儿的钻研怎么捕杀她这般被神抛弃的孤儿。

道不同不相为谋。我毕生奉行正义,立誓要让世界重见光明,我早已将自己全部奉献,哪还有残留?我想念真实耀眼的阳光,尽管如今我寻不见,可它永存于我心中。

她向我走来,倚着风雅与悲怆,墨黑的发缠绵,与夜色交融,我侧头不加理会,但目光不自觉往她身上去,她站在跟前,我感觉到冰冷的指尖抚上胸腔,脸上的笑容摄人心魂,而我视而不见,白昼与黑夜从不共存,如同我与她树敌。我握住了她细白的手腕,感觉那刺骨冰冷从掌心传达至心脏,搅得它天翻地覆,难以平息。她是恶魔,活在阴霾里,厌恶滚烫。她在我耳边轻语,引诱我往那深渊去。

“凯莉。”

“我希望你明白,你的爱,恨,欲望,这一切都与我无关。我的任务就是讨伐你,我们势不两立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。”

我故作平淡,而血液却在沸腾,器官叫嚣不止,握紧双剑的手不住的颤抖,我不知是为何。炙热的火在燃烧,在我的眼里,和那片深邃的海里,黛绿色晕染开来,蔓延到尽头,如风暴席卷,却洗不尽那浓稠血色,对此我深表歉意,我终究是不理解她的痴狂和疯魔,曾几何时我也想过,她的眉梢也会沾染悲伤吗,唇角也会向下吗?深思许久,仍不得而知。路灯的光很微弱,但足够照亮我和她,我们对峙,是精神亦是肉体。

“凯莉!”

那是切肤入骨的疼痛。我朝她袭去,愈发近了,利刃与脖颈抵死缠绵,温热迸发,血溅在我的脸上,沾染了死的气息。她会奄奄一息吗?不,她不会!秋雁过境不抵她柔情,杜鹃啼血也不似她悲戚,她是永恒,肮脏又美好。我的瞳孔映出她笑的模样,像泥沼里的星。

凯莉,你说怎样的结局才算完美落幕?是依恋缱倦,要山河破碎随风,天崩地裂,你才同我诀别。

赞颂我们永生不死的爱情!

很想槽一下今天那个雷安安雷雷卡的那篇“理性分析” ,很搞笑,你写这个什么意思,给自己喜欢的cp招黑吗。

雷安短篇。

早有预谋的ooc.
喜欢肢体接触,喜欢亲吻。
性转注意。

双方性转。

“雷狮,口红帮我拿一下。”

安迷修正在梳头发,她那一头长发太过长了,即便保养的很好,每早起床也要花好大的功夫才能梳好。为了最大的限度的压缩时间,她便叫雷狮帮忙。

“要什么颜色的。”

“随意。”

雷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可左挑右挑都选不出一款适合安迷修的颜色,她向来耐不住性子,最后干脆放弃,可这又没法交代。

“安迷修,我选好了,你转过来一下。”

雷狮叫她,安迷修便乖乖扭过头来,在这一瞬间,雷狮迎了上去吻她,唇瓣相贴的时候顺便把口红也给抹了上去,安迷修诧异,片刻后才反应过来,脸红的像个苹果,雷狮见她这般反应内心暗喜,眼里都满是掩藏不住的溺爱。

“完美。”




一方的性转。

“放手!”

海盗同骑士的翻云覆雨。

安迷修贝齿紧咬下唇,全身瘫软,无力阻止雷狮的手在自己身上的动作,只得任着他肆意妄为,雷狮指尖抚过的皮肤微微泛红,裹着炽热的温度,如同火燎。

“你觉得可能吗,安迷修。”

此刻雷狮轻佻的声音像催情剂,他俯下身朝安迷修的耳垂呼出热气,她别过脑袋试图逃避,却是徒劳。雷狮更进一步,攻势愈发猛烈,他亲吻安迷修的锁骨,手上动作也不怠慢,继而一路向下,最后触到了裙摆,雷狮毫不含糊探了进去摩挲她的大腿根,有意无意的撩拨叫安迷修挺着了背脊。

“...呜。”

她对上雷狮的眼睛,那摄人心魂的绛紫满载情欲,如同野兽般准备将她吞吃干净,她有些害怕,于是声音都不自觉放轻了些。

“...放过我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雷安短篇。

随笔。
私设雷狮喜欢安迷修。
安迷修不懂雷狮的小心思,但不晓得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。


安迷修睡了。

可雷狮睡不着。

这大概成了一种习惯,雷狮每次都等安迷修睡着之后再睡,这是他俩被迫共住同一屋檐下之后得的病。雷狮叹了口气,俯下身子笨拙地替安迷修掖好被子。有时候他想自己好歹也是个海盗,怎么能做这种事情?可他一想起安迷修的那对眼睛,所有的不满也就都土崩瓦解了。月光很亮,透过玻璃窗洒在地板上,烘托一片静谧。雷狮坐在床沿,目光有意无意的往安迷修的身上瞟,这有些别扭,不是他的风格,所以他索性承认自己就是想看安迷修,便光明正大的看,不避讳什么。

“...。”

雷狮的指腹摩挲着安迷修的眉眼,动作轻柔,如今骑士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卸下所有防备,将最柔软的一面暴露在人前,入眠的安迷修的呼吸平缓,这是他这几天来睡得最安稳放一次。猜他的梦里不是炮火纷飞,也不是刀光剑影,而是谁的怀抱,兴许是自己的也说不定。

又一个破天荒的想法,雷狮想吻安迷修。

雷狮向来是行动派。他靠近睡着的人,手肘支在柔软枕头上,这姿势就像他要把安迷修抱在怀里一样。如今他们俩又拉近了几分距离,现在近在咫尺,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,雷狮甚至能感受到安迷修温热的鼻息,所想之物触手可及,雷狮迫不及待想感受他柔软的唇,可就在这时,安迷修忽然睁开了眼,他现在还是睡眼惺忪,此刻那抹黛绿朦胧,又害的雷狮出神。该死!他暗骂自己一句,片刻后才回过神来,就听见安迷修喊他的名字。

“雷狮...?你想做什么,乘人之危吗。”

安迷修有点搞不清情况,他的声音有点哑,话听着沉闷。过了一会,他见雷狮没有恶意,便没有唤出双剑,只是发问,因为他实在搞不懂恶党的心思。其实雷狮的心思也就那样,简单明了,让人不禁想问骑士是真不懂,还是故意不想去懂。

“你想太多了,骑士。”

这种着实感觉叫人难过,雷狮尤其不喜欢,唯有沉寂。静默半晌,雷狮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回应他,见状,安迷修轻声嗯了一句,而后垂头低吟浅唱。再过了会,大抵安迷修是又困了,便睡了过去。雷狮侧头看了他一眼,他面向安迷修的眼睛,比沉默还坚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