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承欢。喜欢安迷修

安迷修中心向。

MMCBS.


大概是我和我对象打els的日常...。

涂一个眼睛...。格瑞和安迷修。

强行一张雷安...本来想画私设安,就是那种对外人狂妄自大,桀骜不驯,恣意乖张...但是内心脆弱,会因为一点感情上的小事情就哭,眼角经常是红红的,偶然会犯迷糊,喜欢拥抱和亲吻的安迷修。

安凯短篇。

写给自家凯莉小宝贝的。
血族和血猎的设定。
她很耀眼,是深陷泥沼的星。

地狱十七层,第十八层她。

水要吞没落日了。影被拖长,石砖不平,我靠在墙上,光影斑驳中我看见过路人步履匆匆,我明白,吸血鬼即将来临,厄运将至。他们的温度是雪原极寒,冰霜下暗流涌动,阴风怒号。我深知,那是火融化不了的坚冰,正如同她海蓝的眼眸。

曾有人说,若她黯淡,那世间一切都不再被压制,都要大放光彩。

凯莉,我偶尔会念起她,喊她的名字。血族的唇是殷红的,獠牙擅长刺破皮肉。迷恋血的味道。她和我不同,她是罪恶,不可赦免,而我是血猎,一个劲儿的钻研怎么捕杀她这般被神抛弃的孤儿。

道不同不相为谋。我毕生奉行正义,立誓要让世界重见光明,我早已将自己全部奉献,哪还有残留?我想念真实耀眼的阳光,尽管如今我寻不见,可它永存于我心中。

她向我走来,倚着风雅与悲怆,墨黑的发缠绵,与夜色交融,我侧头不加理会,但目光不自觉往她身上去,她站在跟前,我感觉到冰冷的指尖抚上胸腔,脸上的笑容摄人心魂,而我视而不见,白昼与黑夜从不共存,如同我与她树敌。我握住了她细白的手腕,感觉那刺骨冰冷从掌心传达至心脏,搅得它天翻地覆,难以平息。她是恶魔,活在阴霾里,厌恶滚烫。她在我耳边轻语,引诱我往那深渊去。

“凯莉。”

“我希望你明白,你的爱,恨,欲望,这一切都与我无关。我的任务就是讨伐你,我们势不两立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。”

我故作平淡,而血液却在沸腾,器官叫嚣不止,握紧双剑的手不住的颤抖,我不知是为何。炙热的火在燃烧,在我的眼里,和那片深邃的海里,黛绿色晕染开来,蔓延到尽头,如风暴席卷,却洗不尽那浓稠血色,对此我深表歉意,我终究是不理解她的痴狂和疯魔,曾几何时我也想过,她的眉梢也会沾染悲伤吗,唇角也会向下吗?深思许久,仍不得而知。路灯的光很微弱,但足够照亮我和她,我们对峙,是精神亦是肉体。

“凯莉!”

那是切肤入骨的疼痛。我朝她袭去,愈发近了,利刃与脖颈抵死缠绵,温热迸发,血溅在我的脸上,沾染了死的气息。她会奄奄一息吗?不,她不会!秋雁过境不抵她柔情,杜鹃啼血也不似她悲戚,她是永恒,肮脏又美好。我的瞳孔映出她笑的模样,像泥沼里的星。

凯莉,你说怎样的结局才算完美落幕?是依恋缱倦,要山河破碎随风,天崩地裂,你才同我诀别。

赞颂我们永生不死的爱情!

很想槽一下今天那个雷安安雷雷卡的那篇“理性分析” ,很搞笑,你写这个什么意思,给自己喜欢的cp招黑吗。

雷安短篇。

早有预谋的ooc.
喜欢肢体接触,喜欢亲吻。
性转注意。

双方性转。

“雷狮,口红帮我拿一下。”

安迷修正在梳头发,她那一头长发太过长了,即便保养的很好,每早起床也要花好大的功夫才能梳好。为了最大的限度的压缩时间,她便叫雷狮帮忙。

“要什么颜色的。”

“随意。”

雷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可左挑右挑都选不出一款适合安迷修的颜色,她向来耐不住性子,最后干脆放弃,可这又没法交代。

“安迷修,我选好了,你转过来一下。”

雷狮叫她,安迷修便乖乖扭过头来,在这一瞬间,雷狮迎了上去吻她,唇瓣相贴的时候顺便把口红也给抹了上去,安迷修诧异,片刻后才反应过来,脸红的像个苹果,雷狮见她这般反应内心暗喜,眼里都满是掩藏不住的溺爱。

“完美。”




一方的性转。

“放手!”

海盗同骑士的翻云覆雨。

安迷修贝齿紧咬下唇,全身瘫软,无力阻止雷狮的手在自己身上的动作,只得任着他肆意妄为,雷狮指尖抚过的皮肤微微泛红,裹着炽热的温度,如同火燎。

“你觉得可能吗,安迷修。”

此刻雷狮轻佻的声音像催情剂,他俯下身朝安迷修的耳垂呼出热气,她别过脑袋试图逃避,却是徒劳。雷狮更进一步,攻势愈发猛烈,他亲吻安迷修的锁骨,手上动作也不怠慢,继而一路向下,最后触到了裙摆,雷狮毫不含糊探了进去摩挲她的大腿根,有意无意的撩拨叫安迷修挺着了背脊。

“...呜。”

她对上雷狮的眼睛,那摄人心魂的绛紫满载情欲,如同野兽般准备将她吞吃干净,她有些害怕,于是声音都不自觉放轻了些。

“...放过我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雷安短篇。

随笔。
私设雷狮喜欢安迷修。
安迷修不懂雷狮的小心思,但不晓得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。


安迷修睡了。

可雷狮睡不着。

这大概成了一种习惯,雷狮每次都等安迷修睡着之后再睡,这是他俩被迫共住同一屋檐下之后得的病。雷狮叹了口气,俯下身子笨拙地替安迷修掖好被子。有时候他想自己好歹也是个海盗,怎么能做这种事情?可他一想起安迷修的那对眼睛,所有的不满也就都土崩瓦解了。月光很亮,透过玻璃窗洒在地板上,烘托一片静谧。雷狮坐在床沿,目光有意无意的往安迷修的身上瞟,这有些别扭,不是他的风格,所以他索性承认自己就是想看安迷修,便光明正大的看,不避讳什么。

“...。”

雷狮的指腹摩挲着安迷修的眉眼,动作轻柔,如今骑士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卸下所有防备,将最柔软的一面暴露在人前,入眠的安迷修的呼吸平缓,这是他这几天来睡得最安稳放一次。猜他的梦里不是炮火纷飞,也不是刀光剑影,而是谁的怀抱,兴许是自己的也说不定。

又一个破天荒的想法,雷狮想吻安迷修。

雷狮向来是行动派。他靠近睡着的人,手肘支在柔软枕头上,这姿势就像他要把安迷修抱在怀里一样。如今他们俩又拉近了几分距离,现在近在咫尺,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,雷狮甚至能感受到安迷修温热的鼻息,所想之物触手可及,雷狮迫不及待想感受他柔软的唇,可就在这时,安迷修忽然睁开了眼,他现在还是睡眼惺忪,此刻那抹黛绿朦胧,又害的雷狮出神。该死!他暗骂自己一句,片刻后才回过神来,就听见安迷修喊他的名字。

“雷狮...?你想做什么,乘人之危吗。”

安迷修有点搞不清情况,他的声音有点哑,话听着沉闷。过了一会,他见雷狮没有恶意,便没有唤出双剑,只是发问,因为他实在搞不懂恶党的心思。其实雷狮的心思也就那样,简单明了,让人不禁想问骑士是真不懂,还是故意不想去懂。

“你想太多了,骑士。”

这种着实感觉叫人难过,雷狮尤其不喜欢,唯有沉寂。静默半晌,雷狮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回应他,见状,安迷修轻声嗯了一句,而后垂头低吟浅唱。再过了会,大抵安迷修是又困了,便睡了过去。雷狮侧头看了他一眼,他面向安迷修的眼睛,比沉默还坚定。

个人关于安迷修人物理解。

安迷修。
先为骑士,后为安迷修。
不以个人生死利益为重,顾全大局,顾全他人。

这是我对他总体的看法。

骑士,我姑且将此认为是他的职业。安迷修是个还不成熟,尚青涩的骑士,他坚守自己的道义,遵从自己的内心,努力将骑士精神融会贯通,在所作所为中展现,而不是每天挂在嘴边,“最后的骑士。”

作为大赛第四,他不似嘉德罗斯和雷狮那样肆意狂妄,也不似格瑞不苟言笑,隐匿真情,安迷修将他的善良全部坦露,他有实力,却不高傲,他谦恭正义,不骄不躁,如若明镜。

有能力有勇气,只需阅历与经验,他就能成长,最终变成真正的骑士。

“这个新人要好好打磨一番,只是你看不到原石的光彩罢了。”

在初见金时所言,或许安迷修擅长去发现别人的优点,他有慧眼,目光长远,可见安迷修是睿智的,能够挖掘他人看不见的宝藏。

孤胆英雄才敢命悬一线。

“等会真的打起来,你们快跑。”

这是漫画里救呆毛姐弟俩时,雷狮海盗团全员到齐时说的。即便是如此恶劣境地,他心中所想依旧是保全别人,奋不顾身,与其说说这是被道义束缚,倒不如说出自内心的正义感。
不...总归还是被捆绑了,一切难说。

他除了是骑士,还是安迷修,是个十八岁的大男孩。

“雷狮,看好你的狗,别放出来乱咬人。”

说实话,这是安迷修说过屈指可数的几句话中我最喜欢的一句。

并不怎么符合规矩,但能体现出来他不只是个骑士,他还是安迷修,是个少年,意气风发,兴许还携着半分恣意张扬。

热血难凉,一腔奋勇。


骑士道是道德与人格精神,是积淀了西欧文化中尚武精神的某些积极因素。既然是道德与人格精神,那么保护弱小以及对女性的彬彬有礼也很好理解。
恶心帅虽然是漫画里的,但我个人还是不怎么认同某些人以此来概括安迷修的全部。

我们扮演这个角色,是要赋予他们鲜活的生命,而不是去写一个公式。

“最后的骑士。”未免太过死板,不够生动活泼,没血没肉,宛如木偶。安迷修不该被局限在此。

我想要的安迷修,他应当还是个少年,有足够的胆识,足够的能力,丰富的情绪,骑士精神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,意气风发,内敛沉稳,不失魅力。

算是一个人物理解...吧,官方给出的消息不多,多半靠自己挖掘。想了想还是再搬一次lof...。

不知不觉已经40fo了...。给个点梗吧,不打tag,随缘。